Life marches on, but I've been staying on that island.

南山楼的秋

沙漠的光影

沙漠的轮廓

沙漠的皱纹

是夏风的雕刻与研磨


炎热的风

聒噪的风

茫无边际的风

是昨日的梦境与歌声

夏天的颜色

幻想与现实

关于变老/ On Aging

(Maya Angelou, translated by Viv)


关于变老


当你看见我独自静坐,

像个麻袋耷拉在架上,

别以为我需要闲聊,

我在倾听自己的心。

住手!停止!少来可怜我!

住手!停止你的同情!

你能理解,那便最好,

倘若不能,多说也罢!

当我的骨头僵硬疼痛,

当我的脚迈不上楼,

我只请你帮个小忙:

不要搬来一张摇椅。

当你看见我走着,踉跄着,

不要观察,不要误会,

疲惫不是懒惰,

告别不是消逝。

我仍然是从前的我,

只是头发掉了一些,下巴陷了一些,

肺部萎缩很多,空气稀薄很多。

但我还能呼吸,不幸运吗?


---

On Aging...

我与每一阵吹来的风打赌/ I Bet With Every Wind That Blew

(Emily Dickinson, translated by Viv)


我与每一阵吹来的风打赌


我与每一阵吹来的风打赌

直到把自然激怒

他便派一个真相来探访我

将我的气球击落——


---

I Bet With Every Wind That Blew


I bet with every Wind that blew

Till Nature in chagrin

Employed a Fact to visit me

And scuttle my Balloon —

她是一阵风/ I Saw The Wind Within Her

(Emily Dickinson, translated by Viv)


她是一阵风


她是一阵风

吹到我心上——

她贿赂了我的防风墙

我只讨回一点儿谦卑


----


I Saw The Wind Within Her


I saw the wind within her

I knew it blew for me —

But she must buy my shelter

I asked Humility

课堂

乔瑟夫上课时,

一直在记笔记。

不记笔记时,

要么在问问题,

要么在擤鼻涕。

克隆/Cloning

(Fraser Sutherland, translated by Viv)


克隆


你与母亲相处不快。

她也并不喜欢你。

克隆她吧,将她当作女儿抚养,

便可弥补那些遗憾。


你的父亲是个怪物。

人人都说他野蛮粗暴。

克隆他吧,这样你总算可以

勇敢地把他狠揍一顿。


你们成为幸福的夫妇。

别让快乐就此消逝。

克隆你俩吧

让你们再次相遇,再次结婚。


若你真心喜爱自我

埋怨命运不公

想要重来的机会……

克隆自己吧。克隆自己吧。

-----


CLONING


You never got...

心愿

野外
雨啸风吟,
露台
尸横遍地 ,
家中
门窗掩紧——

妹妹望着外面的泳池,
说要去游泳。

庆幸鼻子长在脸上/Be Glad Your Nose is on Your Face

(Jack Prelutsky, translated by Viv)


庆幸鼻子长在脸上


庆幸鼻子长在脸上,
而不附着别的地方。
万一它不长在脸上,
瞧你到时多么不爽。

想象你的脚趾缝隙,
长了一只漂亮鼻子;
终日吸嗅你的脚气,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要是鼻子安在头上,
这回你可愁苦发慌。
头发蹭得鼻子发痒,
迟早叫你恼怒癫狂。


倘若鼻子住进耳朵,
日子简直没法过活;
一不小心打个喷嚏,
脑瓜擂起风声霍霍。


得亏鼻子排除万难,
始终扎根目颌之间,
而不附着别的地方——
庆幸鼻子长在脸上!

-----


Be Glad Your Nose is on Your Face

 

Be glad...

四月雨歌/April Rain Song

(Langston Hughes, translated by Viv)


四月雨歌


让雨水亲吻你
让雨水轻敲你头,以她那千万滴银珠
让雨水唱一支摇篮曲
这雨水降落行道,成了滩滩静谧
这雨水流入沟中,化为汩汩奔流
这雨水,夜晚在我们屋顶奏着小小的眠歌
我爱这雨。

-----


April Rain Song


Let the rain kiss you
Let the rain beat upon your head with silver liquid drops
Let the rain sing you a lullaby
The rain makes still pools on...

孤独/Solitude

(Ella Wheeler Wilcox, translated by Viv)


孤独


你笑,世界一同欢笑;
你哭,却只独自啜泣。
这衰败的土地须借着世间的欢喜,
自个儿烦心事却总数不清。
你唱,山野一同回应;
你叹,气息散尽空里。
回声总爱紧随愉悦之音,
哀伤之音却不曾在意。


你欢喜,人们来到身旁;
你忧愁,人们扭头离场。
你的快乐他们每一寸都得知晓,
你的哀痛他们没一点儿需要。
高兴时,你有好友无数;
难过时,一个都见不着。
醇美的佳酿谁都愿分一杯,
人生的苦胆你却独自品味。


宴席之日,人们纷至沓来;
禁食之日,人们过而不入。
让成功与奉献助你生存吧,
而世上却无人助你死亡。
快乐的厅堂如此宽敞,
气派的长列车尚可...

妹妹

云雾缭绕。

隔壁桌的人们

眼神很怪异。

我的妹妹,

头发酒红色

眼窝黑棕色

扔掉了烟蒂五个。


“做什么事,

决心开始,

剩下的就容易了。”


“……戒烟不是。”


突然想起

很久以前的一个小女孩。

脸蛋红扑扑

肚子圆滚滚

丁点儿高

特别胖。

可我就爱抱着她,

随处乱逛。

暖暖夏日/Warm Summer Sun

(Mark Twain, translated by Viv)


暖暖夏日


暖暖的夏日哟,
温和地照耀着你。
暖暖的南风哟,
温柔地吹拂着你。
翠绿的草坪哟,
你轻轻地,轻轻地躺。
晚安了,我的宝贝,
我的宝贝,晚安。

-----


Warm Summer Sun 


Warm summer sun,
Shine kindly here,
Warm southern wind,
Blow softly here.
Green sod above,
Lie light, lie light.
Good night, dear heart,
Good night, good night.

树/Trees

(Joyce Kilmer, translated by Viv)



我从未读过一首诗,
有如树般可爱多姿。

树呀,热切的嘴唇准备着
吮吸那流淌大地的甘甜之乳;

树呀,终日着仰望天父,
举起茂盛的臂膀祈福;

树呀,夏日炎炎仍在欢迎
知更一家在她发梢入住;

树呀,胸襟早已盛满白雪,
还同雨水亲密共处。

愚蠢如我终日写诗,
唯有天父方能造树。

-----


Trees

 

I think that I shall never see
A poem lovely as a tree. 

A tree whose hungry mouth is prest...

湖心

靛蓝色的水鸭

划破那瓦蓝色的莹亮


金黄色的冬阳

融化了橘黄色的孩子


灼红色的你呀

沁溢我殷红色的心房


光的指尖/The Fingers of the Light

(Emily Dickinson, translated by Viv)


光的指尖


光,以它的指尖
轻触此城镇:
“伟大如我不可久等,
让我走进你的门。”


“请稍等候,”城镇答道,
“我的子民仍在梦乡——
愿您起誓勿惊扰,
大门便即为您敞。”

来客欣然承诺遵照。
然而一旦进了城
它的面容狂喜奔放,
苏醒了男女与老少。


匿于塘中的邻里
屈坐而雀跃欢欣
响声敬礼,还有小虫子
为光的到来举杯同庆。

-----


The Fingers of the Light


The Fingers of the Light
Tapped soft upon the Town
With...

“自然”即所见/"Nature" is what we see

(Emily Dickinson, translated by Viv)


“自然”即所见


“自然”即所见——
山丘——午后——
松鼠——日月蚀——蜂王——
不——自然是天堂——
自然即所闻——
刺歌雀——海洋——
雷电——蛐蛐——
不——自然是和谐——
自然即所知——
艺术却不能表达——
人类智慧再伟大
却比不上自然的简单。

-----


"Nature" is what we see


"Nature" is what we see—
The Hill—the Afternoon—
Squirrel—Eclipse— the Bumble bee—...

珍妮吻了我/Jenny Kiss'd Me

(James Henry Hunt, translated by Viv)


珍妮吻了我


那天珍妮与我见面,

从椅子上跳起,吻了我。

时光啊,你这窃糖贼,

甜蜜的事别忘了这件!

没错,我的日子疲惫忧郁;

没错,健康财富将我遗落;

没错,青春已然悄悄逝去——可是,

珍妮吻了我。

-----


Jenny Kiss'd Me   


Jenny kiss'd me when we met,

Jumping from the chair she sat in;

Time, you thief, who loves to get...

我曾拥有一个太阳,

那是小小宇宙的中心。

有一天,突然地

恒星里

所有的光都逃逸。

萎缩——

我仍固执守护的黑洞。


直至它不再吞噬明亮,

我走了一万里。

掸清空气中的灰烬,

看一束光前来致意,

便牢牢握住。

从此,再也不让风

将我的温暖掳去。

哪怕——

永恒的倦意来袭——

爸爸的华尔兹/My Papa's Waltz

(T. Roethke, translated by Viv)




爸爸的华尔兹  


你的气息里夹杂威士忌,

可熏得小男孩儿晕了头;

但我仍拼命抓着你,

这华尔兹的步子不好走。


父子俩舞步轻快不休,

直到厨房那锅也滚下来;

母亲这可发了愁,

嗔怒的眉头紧锁不开。


你的指关节伤了一处,

手中还握着我的腕;

每当你跳错了一步,

我的右耳便擦过你的裤扣。


你在我头上打着节奏,

掌心结满了厚厚尘土。

你跳着舞送我上床睡熟,

我还把你的衬衫紧紧抓住。

-...

我的心在高原/My Heart's In The Highlands

我的心在高原,它不在此处;
我的心在高原,追逐着群鹿;
追罢狂野的鹿,又尾随那狍,
我的心在高原,尽管身飘摇。


再会吧高原,再会吧北方,
您养育了勇者,蕴藏着宝藏;
无论徘徊何处,无论流浪何方,
高原的丘陵,永远在我心上。


再会吧!那雪满群岳,巍峨高耸;
再会吧!那山河峡谷,郁郁葱茏;
再会吧!那千林万木,纵横癫狂;
再会吧!那洪水奔流,汹涌激荡。


我的心在高原,它不在此处;
我的心在高原,追逐着群鹿;
追罢狂野的鹿,又尾随那狍,
我的心在高原,尽管身飘摇。

-----


My Heart's In The Highlands ...


太平洋的风

风在太平洋上吹呀吹——
吹来了飘然而至的喜悦,
吹开了奋力挥舞的臂弯。
许脚步丈量寸寸土地,
采西子湾畔树树花香——
吹走了,砖墙里孩子的心思
窜过那狭窄的民族路口
尝一碗阿姨暖暖的香斋饭。


风在太平洋上吹呀吹——
吹开那扇紧紧合拢的窗,
催促游子快快背上行囊。
飞行伞翻越苍茫大地,
小火车悠悠剪下初阳——
吹红了,二月遍野的樱花
静匿山林,斜倚清溪,
笑曳瀑布,长候官邸。


风在太平洋上吹呀吹——
吹净了独行者风尘满途,
吹湿了那一瞬临别回望。
攀上野柳湿润的岩石,
竞技仙台狂野的歌唱——
吹冷了,堤上人固执的目光
随浪花追逐云层与海鸟,
从清晨,直至傍晚。


风在太平洋上吹呀吹——
吹过了一座岛...

爱既残忍,爱又甜蜜/Love Is Cruel, Love Is Sweet

(Thomas Macdonagh, translated by Viv)


爱既残忍,爱又甜蜜


爱既残忍,爱又甜蜜——
         残忍又甜蜜。
爱人叹息,直至相遇,
       叹息又相遇。
叹息后相遇,又再叹息——
残忍的甜蜜!噢,甜蜜的揪心!


爱是盲目——但又聪明,
       盲目又聪明。
心绪狂野,话语羞怯,
   ...

安娜贝利/Annabel Lee

(Edgar Allan Poe, translated by Viv)


安娜贝利


很久很久以前,
在海滨的国度里,
住着一位少女,您兴许听过她的名
少女名叫安娜贝利;
我爱着她,她爱着我,
她的念想,一心一意。

我俩儿时早已相知,
在海滨的国度里;
我们的爱,超越了爱——
我和我的安娜贝利;
我们的爱传到天使耳里
惹得他们心妒忌。

正因如此,就在那时,
在海滨的国度里,
云里钻出一束风,冻僵了
我美丽的安娜贝利;
她那高贵显赫的族人,
趁机前来将她掳去,
关进一座坟墓中
在海滨的国度里。

天堂生活不及我们一半甜蜜,
天使方才艳羡不已——
是的!——正是如此(在海滨的国度里,
人人心知肚明)
那夜晚的风便从云里钻出,
冰冷地杀死我的安娜贝利。

可我...

雪夜林边驻足/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

(Robert Frost, translated by Viv)


雪夜林边驻足


林木深深何人属?
主人村中居一屋。
今夜驻足无人晓,
雪满枝头只独看。

马既观之甚异之,
何事农家竟无迹?
他宵深夜莫如今,
左邻冰湖右见林。

马甚异之项铃鸣,
丁丁零零促我行。
四下寂静无人语,
但闻浅风掸雪轻。

可怜林木幽且暗,
惟惜重任负在身。
前路方长尚勿眠,
前路方长尚勿眠!

-----


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


Whose woods these are I think I know.
His house is in the village, though;
He will not see me...

你会爱我的/You'll love me yet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 translated by Viv)


你会爱我的


你会爱我的!——我可以等待
你的爱渐渐生长:
你手上的那束花,
四月才播种,六月便盛开。
如今我撒下了满心种子:总有一朵
绽在你的胸怀,
然后结了果——你定不忍采摘,
也许,是喜欢,即使不算爱。
至少,你会看一眼爱的残骸,
一座坟,是一株紫罗兰:
你看一眼?——便偿我万千痛哀。
死又如何?你会爱我的!

-----


You'll love me yet


YOU'LL love me yet!—and I can tarry  ...

“我为何爱”你,先生?/"Why do I love" You, Sir?

(Emily Dickinson, translated by Viv)


“我为何爱”你,先生?


“我为何爱”你,先生?
因为——
风从不过问草儿
为何——他一路过
她便摇摇欲坠

因为他知道——而你
却不知道——
而我们也不知道——
这么却也足够
智慧大抵如此——

闪电——从不过问眼睛
为何他一到来——它便闭起
因为他知道,它不能言语——
而道理——
并不藏在言语中——
而是——有心人才会懂——

那朝阳呵——先生——他叫我不能自已——
只因他是朝阳——出现在我视线里——
所以——于是——
我爱你

-----


"Why do I love" You, Sir?


"Why do I love" You,...

1 / 2

© 假狮子 | Powered by LOFTER